凉笙、

背脊下榻

暗红色的鞋掉了一块漆

绿色植物排放二氧化碳

合不上的眼愣愣的

神经卷曲

发丝弯弯

一个人如果在幼小的时候许确立一个切实可行的梦想并为之努力,那么他的梦想或许会比别人更容易实现。

但事实上我们小的时候都想当超人公主和蝙蝠侠

唉!我不想再快乐了!也不想变成甜甜的小朋友了!
我想要告别星星,天使和贫穷的月亮,我要抽出在我身体锈红的血和干枯的喉咙。我在宇宙里从透明光球里向外发送爱,每一份爱从宇宙中穿过,要经历九百八十六万五千三百七十一座星云之后才能返回,我把我的心分成小小的一块一块,只要我还活着向你源源不断发出。
我永远都不会知道收件人是谁,年复一年,我还是守着矮小的星星和贫穷的月亮,天使的羽毛扫在我的脸上,有黄色的风,它吻我。
还是有灯塔的,明明灭灭的是远方祭火,这样美丽让人胃痛的荒唐日子里我经常梦见火车,浆果,小丑的音乐会,还有我和英国女王的小熊维尼在跳舞。
唉,别停下来,继续跳舞吧,我对它说,红色很衬你,也很衬我。

织网送给你
不要做噩梦

阿宽

阿宽是我的小朋友。
在我小小的时候小小的她会牵着我的手穿过又长又黑的小路。
我和她在一起,我被她拉着奔跑,我和她坐在干燥的水泥地上,缄默的阳光穿过我和她的心胸,是温暖的干草味道。
可是后来我把她弄丢了。
对不起呀,阿宽,对不起。
以后,想写很多很多关于阿宽的故事。

好想呕
难过的时候脸上的孔都争先恐后要流出液体

然后和6做朋友

我又开始呕吐了
我不知道我吐了多久,我看不见,我感觉到有冰凉滑腻的东西从嘴里流出来,还有血、黑色的粘稠的东西,还有,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争先恐后从嘴里跑出来,我无法呼吸
有东西从我头顶钻出来了,是花朵,蔷薇,带刺的东西快速破头而出,它们长的很长很长,到后来它们拖到地上,带血的茎叶刺着我的头皮发着麻
我没法讲话,我不能思考,我开始走马灯,我突突颤抖着,有轻而柔软的东西把我包裹了,它催促我快点闭上眼睛
我呕吐着,渐渐变得干净了,已经没有东西让我呕吐了,但我无法抑制自己,黑色的粘稠的液体痉挛又机械地流出
然后,我于日出东方中站起来了,我虚弱又干净,我的皮肤变得柔软又红润,我的眼睛明亮,我的大脑崭新,我如同新生儿一样幼小而新鲜
我又一次回想起来了,这是光明之春,语言被废除,表情也不曾存在,每个人都愿意高举双手,面向太阳,大喊:“你好!”,“谢谢!”,“我们很幸福!”
于是我,新生的我也振臂高呼,我混入入群中,大喊:“我们很幸福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