凉笙、

然后和6做朋友

读他的书的时候,我感觉我的身体被从里到外撕开了
他把我的内脏抽出来,逼迫我看里面的血淋淋和黑色的暗物质

我又开始呕吐了
我不知道我吐了多久,我看不见,我感觉到有冰凉滑腻的东西从嘴里流出来,还有血、黑色的粘稠的东西,还有,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争先恐后从嘴里跑出来,我无法呼吸
有东西从我头顶钻出来了,是花朵,蔷薇,带刺的东西快速破头而出,它们长的很长很长,到后来它们拖到地上,带血的茎叶刺着我的头皮发着麻
我没法讲话,我不能思考,我开始走马灯,我突突颤抖着,有轻而柔软的东西把我包裹了,它催促我快点闭上眼睛
我呕吐着,渐渐变得干净了,已经没有东西让我呕吐了,但我无法抑制自己,黑色的粘稠的液体痉挛又机械地流出
然后,我于日出东方中站起来了,我虚弱又干净,我的皮肤变得柔软又红润,我的眼睛明亮,我的大脑崭新,我如同新生儿一样幼小而新鲜
我又一次回想起来了,这是光明之春,语言被废除,表情也不曾存在,每个人都愿意高举双手,面向太阳,大喊:“你好!”,“谢谢!”,“我们很幸福!”
于是我,新生的我也振臂高呼,我混入入群中,大喊:“我们很幸福 ”